首页 »

金一南:中国的战略威慑不能仅靠毛泽东同志那一代的“两弹一星”了

2019/9/11 19:38:14

金一南:中国的战略威慑不能仅靠毛泽东同志那一代的“两弹一星”了

本文为摘编自金一南著作《大国战略》。

 

关于国家安全战略,主要从三个方面考量:国家与国家安全、国家安全战略的提出与筹划、安全战略中的塑造和威慑。

 

1

国家与国家安全

 

从现代国家安全治理角度来讲,和平与安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。和平——无对抗,无纷扰;安全——无威胁,无侵害。国家安全是对国家生存与发展所受威胁程度的界定;要生存,要发展,就要实现和有效维护安全。

 

 

杨靖宇最后壮烈牺牲,日本人从他肚子里掏出来的只有草根、树皮、棉絮。杨靖宇在关键时刻表现出了一个中国人的血性、中国人的骨气。出卖杨靖宇、抓住杨靖宇的全是叛徒,赵廷喜向日本人告发前,对杨靖宇说: “我看还是投降吧,如今满洲国不杀投降的人。”赵廷喜哪里知道,岂止不杀,如果投降,日本人打算让杨靖宇出任伪“满洲国”军政部长,利用其影响制服东北抗联。

 

杨靖宇对赵廷喜说:“老乡,我们中国人都投降了,还有中国吗?”这就是共产党人杨靖宇!在最黑暗、最困难、最无助,大家万念俱灰纷纷投降的时候,用自己的灵魂与血性,支撑起中华民族的脊梁。

 

中国人的现代国家观念就是在这种最黑暗的时候,才树立起来的。中国共产党就是在这个最艰难的时刻,将阶级担当转化为民族担当,由阶级斗争的开路先锋,转变为民族存亡的中流砥柱。

 

1938年,抗战最困难的时候,蒋廷黻讲,近百年来的中华民族只有一个问题,那就是中国人能近代化吗?能赶上西洋人吗?能利用科学和机械吗?能的话,我们的民族是有前途和光明的,不能的话,我们这个民族是没有前途的。从这个意义上来讲,1949年诞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,是中国共产党人通过牺牲奋斗、为苦难深重的中华民族献上的一份大礼。它是真正现代意义上的中国,历史上第一个持续、稳定、繁荣、昌盛,能够完成救亡与复兴双重使命的政治实体。当然,1912年成立的中华民国,是这一艰难探索的起始。30多年的实践证明,它不稳定、不持续、不繁荣,最终既无法完成民族救亡,也无法完成民族复兴。建立现代国家的历史使命,历史地被中国共产党人承担起来。这就是毛泽东讲的:“中国必须独立,中国必须解放,中国的事情必须由中国人民自己作主张,自己来处理,不允许任何帝国主义再有一丝一毫的干涉。”现代民族国家的基本精神,由此建立。从这个意义上,再回头看霍布斯的话,将自己的意志服从于集体的意志,这就是国家。只有新中国,才真正实现了中华民族的集体意志和集体判断。这是新中国超越意识形态对中华民族的重大贡献,建构起第一个稳定、繁荣,既能完成民族救亡,也能完成民族复兴的现代国家。

 

 

3

安全战略中的塑造和威慑

 

单独把塑造和威慑提出来讲,对我们今天的安全来说至关重要。

 

塑造就是主观对客观的改变,能不能切实把握国家发展的战略机遇期,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的主动塑造。今天,我国已经在一些重要战略领域发挥着很好的主导作用。比如“上合组织”“一带一路”“中国东盟10+1”“朝核六方会谈”“中老缅湄公河执法安全合作机制”,等等。就像十八大报告讲的,推动全球治理秩序变革,促进世界和平发展,我们抵御风险和塑造外部世界的能力明显增强。我们要塑造一个让我们长期可持续发展的安全环境。

 

真正保证安全,离不了威慑。威慑说穿了就是让别人对你有所畏惧。实力是威慑的基础,决心是威慑的灵魂。美国人特别会用他的战略思维影响我们,我们也要学会用我们的战略思维影响他们。什么叫作威慑?基辛格讲得很透:

 

第一,实力。

 

第二,决心。没有决心,实力形同摆设。

 

第三,让对手知道。

 

三个缺一不可,丢了一个都不能形成有效的威慑。美国将自身的实力透明化是威慑;当然,我们秘而不宣也是威慑。这是双方对威慑的不同选择。

 

毛泽东同志那一代,“两弹一星”战略威慑已经建立了,我们不能躺在前人的资本上,我们必须前进。而且我们看到,仅仅靠毛泽东同志那一代的“两弹一星”已经不足以形成我们的战略威慑了。

 

毛泽东同志对海军有两次指示:

 

第一次是新中国成立之前,对海军第一次指示,我们一定要建设一支海军,能够保卫我们的海防,有效防御帝国主义的可能的侵略;

 

第二次是1975年5月对海军的指示,即海军要搞好,使敌人怕。语言非常简练,含义非常深刻。

 

人类的出路在哪里?善意与力量的结合。今后十年到二十年是决定中国能否进入发达国家序列的关键时间段。中国模式、中国道路,绝不仅仅是经济发展的道路,必然是在力量与善意结合的基础上能够有效保障国家安全的模式。只有这样,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才是真正可持续的、科学的,才能够最终完成民族复兴大业。